i88娛樂城歐博網-免費註冊、首次登入、儲值立即送

【曾文誠專欄】職棒教頭列傳 ─ 林仲秋 和冠軍絕緣的男人

全壘打王頭銜是可以自己爭取而來,只要很努力、每晚揮一千多球以上,可能都有機會。但冠軍?要得到就要有許多因素配合,林仲秋沒有冠軍命,他曾經遺憾但如今已釋懷......

主筆:曾文誠

啞巴吃黃蓮

虎迷淚推秋哥

紅襪鐵粉象魂不滅的黃毛大叔

看完這篇,連象迷都淚推了

「1990年8月11日。五局上,打擊區的林仲秋緊盯著前方的投手林光宏,林仲秋打定主意揮第一球,假如是直球的話。是速球,朝內角而來,那是他最喜愛的,他本能的揮棒,一直對自己的揮棒速度有信心。“咔”一聲,球直射中外野,味全龍二壘手羅世幸已轉身往外野看去,不論龍迷、虎迷都站起來望著球的方向,中外野手林易增右腳啟動,順時針一直退一直退......」

東勢高工棒球場。我和林仲秋坐在本壘後方的樹蔭下,台中的陽光很舒服,我其實是比較想曬曬太陽的,但林仲秋一直好意要我待在陰涼處,我也不好意思拒絕,我們邊聊,林仲秋邊盯著他的子弟兵。我粗略數了一下,這支棒球隊應該不到二十人吧!不論人數或技術,和頂尖的青棒勁旅都有一段差距要追。我在想,林仲秋看這群孩子會不會想起年少的自己,不是名門出身,打球也跟不上他人,同世代的有林易增、江仲豪、李居明、林華韋。林仲秋?誰啊?雖然是個沒人聽過的名字,但林仲秋就是想要打棒球,一方面也是不愛唸書。雖然我一直很不喜愛聽到棒球選手說他是不愛唸書才去打球,但通常是事實,儘管林仲秋現在回過頭來勸年輕後輩的棒球員一定要多讀書。

也許真的不愛唸書,但愛打棒球是肯定的。瑞穗國小、豐南國中,以棒球而言沒什麼人聽過,宜寧中學有點知名度,但和屏東的美和、台北線上運彩的華興比起來又差了一截,然後身高不到170,誰來看都沒什麼將來性,但林仲秋還是想要打,高中畢業選了北體,情況和宜寧差不多,北體棒球隊參加大專杯,感覺就是「陪公子讀書」一樣。陪著文化、輔大兩強,一起報名、一起參賽,然後看著別人拿冠軍,週而復始。

棒球畢竟是團體或是個人運動?是團隊吧!這是毫無疑問,沒有團隊就沒有個人,但假如是這樣,球隊一直沒有競爭力,那個人還有機會嗎?據說林仲秋第一個手套是偷爸爸錢去買的,我沒有跟本人證實這件事,因為這實在是有點「教壞囝仔」,但無論第一個手套如何來的,林仲秋作夢也沒想到他這一生的棒球路竟和「冠軍」如此絕緣,「我就是和冠軍沒緣啦!」後來在餐桌上他如此地感慨。

(圖片來源:截圖自緯來體育台Youtube

但沒有冠軍命會不會就代表少了個人風釆?在北體培養起來的打擊力,讓林仲秋入選大專明星隊,接著,咦?彷彿沒有接著了,在沒有輿論監督沒有球迷聲浪的年代,關起門來選國手也不知道是誰說了算,總之,打了非常多全壘打的林仲秋卻打不進選拔委員的心坎裡,是他「貌不驚人」的外型不討喜、或者不是棒球界「台清交」名門學校畢業?不會有人給真正答案。不是國家隊常客的林仲秋,還是沒有太多人知道他的名字。

 

「全力揮擊後,林仲秋直線往一壘加速,他不確定球能不能越過林易增頭頂飛進觀眾席,或最多只擊中全壘打牆,不確定就只能全力衝、他看到一壘手陳金茂移動的身影,至少要衝向二壘啊......」

東勢高工棒球場。這個學校真的很大,這輩子沒看過這麼大的高校,偌大的校園在暖陽照耀下,很難體會林仲秋說的初到日本那種冷,冷到骨髓的感覺,還有第一天就被操到快吐的往事。東瀛一趟是苦的,但卻是值得的,言語、環境上的不適讓他更想拼,操練的累讓他球技更進好大一步。日本社長花錢把他從台灣找去,顯然每一分錢都回收了,林仲秋是球隊的四番,是東北全壘打王,是對方投手眼中一定要閃的人,那個「台灣來的林桑」

運動世界是現實的,這是永恆不變的道理,有表現就有名聲和隨之而來的高所得,成為「都對抗賽」常客的林仲秋,一待就是七年,薪資跳到初抵日本的三倍有餘。不過林仲秋還是選擇回來了,他是個很坦誠的人,預期要聽到回台理由是什麼「回饋台灣」的,沒有,他就只是說時間到了該回來,孩子也大了,台灣職棒成立,也有人要找就順勢回家了,就這樣。但要回哪一個「家」,林仲秋有選擇題要勾選,那是一個「唯一規則就是沒有規則」的年代,人材誰搶到陣中就算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