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88娛樂城歐博網-免費註冊、首次登入、儲值立即送
2021/02/01

TAG Heuer泰格豪雅與保時捷聯名,一場手錶品牌與汽車製造商前所未有的震撼合作

創新的進展以及對於賽車競賽的重視,在TAG Heuer泰格豪雅和保時捷的歷史上是有跡可循的。而兩品牌皆由具洞察力的家族所引領,他們的精確決策以及卓越表現,使TAG Heuer泰格豪雅與保時捷晉升成為各自領域的佼佼者。如今,雙方強強聯手,將會為品牌合作設下一個嶄新的標竿。

主筆:廣編企劃

本新聞稿由「TAG Heuer泰格豪雅」提供。

瑞士專業鐘錶品牌TAG Heuer泰格豪雅和德國跑車製造商保時捷宣布了彼此全新的商業關係。從賽車競賽到產品研發等各項領域,都可以看見兩品牌緊密的合作,由此可以得知,這必定是一段深遠長久的旅程。全新TAG Heuer泰格豪雅Carrera保時捷自動計時腕錶驚豔亮相,便是兩大經典品牌的首款聯名作品。

Photo credit:TAG Heuer

TAG Heuer泰格豪雅執行長Frédéric Arnault表示,現在正是與保時捷締結合作關係的時候:「TAG Heuer泰格豪雅和保時捷有著相似的歷史和品牌精神,但更重要的是,我們對於將來有著相同的展望。如同保時捷,我們在本質上都是時代的顛覆者,一直追求卓越的技術以及性能。在緊密往來數十年後,TAG Heuer泰格豪雅和保時捷透過本次聯盟終於有機會正式合作,為熱衷於兩大品牌的消費者及粉絲製造精彩絕倫的體驗和產品。」

保時捷銷售暨行銷執行董事會成員Detlev von Platen表示:「我們與TAG Heuer泰格豪雅的堅決友誼維繫了數十年之久,我相當喜愛現在雙方的跨界合作關係,並且期待在這個合作所激盪出的各種火花。我們集結了雙方最受消費者青睞之處,也就是雋永的歷史傳承、熱血沸騰的體育賽事、獨特的生活體驗,還有心中理想的實現。現在我們雙方都致力於為自己的顧客製造出一個史無前例且具有魔力的時刻。」

TAG Heuer泰格豪雅和保時捷:不同的歷史,一樣的熱情

TAG Heuer泰格豪雅和保時捷,不論是在尖端技術的創新、悠長的歷史、享譽國際的名聲、思維模式的獨立性,還是在設計上的非凡造詣,皆有許多共同點。半個多世紀以來,兩大品牌的進展可謂是充滿了挑戰但也同時造就了許多扣人心弦的插曲。

前述提到兩大品牌在歷史傳承上有諸多相似之處,可以追溯到雙方都是由自學成才的企業家所創立。Edouard Heuer和Ferdinand Porsche非但富有遠見,更是品牌的開拓先鋒,兩人的創作為他們所投身的領域烙下了一個深深的印記。Heuer製造了首款計時腕錶,Porsche則發明了電動輪轂馬達,這兩項成就雖然相隔11年,卻相繼在巴黎世界博覽會上獲得首創者獎項。Heuer於1889年獲得此項殊榮,Porsche 則是在1900年巴黎世博會上推出首款洛納–保時捷(Lohner-Porsche)電動馬達,而該創作是由其自身的創新技術所研發而成。

一段美好的友誼因應而生,並蓬勃進展

這段嶄新的合作關係,其真正的基石是由品牌創始人的後代所奠定。1931年,Ferdinand Porsche的兒子Ferdinand Anton Ernst,年22歲,世人稱其Ferry費里,加入了父親的汽車工程辦公室,爾後於1948年創立了以家族姓氏命名的汽車品牌。短短幾年之內,保時捷的名稱響徹全球賽道,戰績輝煌,包括1954年卡萊拉泛美越野大賽(Carrera Panamericana)冠軍。為了表彰該次參賽旗開得勝,保時捷便將當時最強大的引擎取名為「卡萊拉」(Carrera)。

Edouard Heuer的曾孫子Jack領導家族公司數十年之久。1963年,他製作了首枚Heuer Carrera(豪雅卡萊拉系列)計時碼錶,意在讓車手在駕駛時也能輕易地的讀取時間。

在雄心壯志、卓越速度及精湛技術的「卡萊拉」精神(carrera一詞在西班牙語意為「競賽」)的策動下,成就了Heuer豪雅以其經典手錶與保時捷Carrera引擎的首次合作。

Jack Heuer更製造出Heuer Monaco(豪雅摩納哥系列)腕錶,是首款方形防水自動計時腕錶。其名稱不經令人聯想起摩納哥大獎賽和摩納哥大公國赫赫有名的蒙地卡羅拉力賽。1968年至1970年間,保時捷連續三年以其經典911車型在競賽中奪冠。正如同保時捷911車型在汽車界的成就,Heuer Monaco(豪雅摩納哥系列)腕錶也以其獨特的錶殼、藍色金屬錶面、紅色秒針和位於錶殼左側的錶冠,打破了傳統製錶業熟悉的設計規範。

Heuer Monaco(豪雅摩納哥系列)的創新付出了可觀的財務成本,因此,Jack Heuer藉由與賽車手Jo Siffert(他同時也是來自瑞士小鎮弗里堡的保時捷經銷商)之間的贊助安排,替代了原本昂貴廣告宣傳,此舉更進一步鞏固了旗下品牌與保時捷的關係。2005年,在電影《Jo Siffert: Live Fast - Die Young》的首映會上,Jack Heuer回想起合約的條款內容:「以兩萬五千瑞士法郎作為酬勞,Jo Siffert會在自己的跑車和賽車服上印上我們的品牌識別。此外,他還可以優惠的批發價格購入我們的腕錶,再轉售給自己的賽車朋友們。而這方面他做得非常成功,因為到了1969年的賽季末期,F1一級方程式賽車裝備區一半的人都配戴了Heuer豪雅腕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