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88娛樂城歐博網-免費註冊、首次登入、儲值立即送
2020/08/01

東京Verdy到台灣足球:一柳夢吾(二)

職業競技的世界中,簽下合約之前,什麼都有可能改變。今天球隊需要你,隔天假如有個人冒出來,或是談好一位新球員,你的位置就有可能被取代。有被給予機會證明自己的人,還是比較好運的那一個。....

主筆:SPORTSPON

「第一回連結」

 

回到Verdy的一柳,意識到職業舞台的現實,便開始去觀看那些逐漸在隊上站穩腳步的前輩,他們的訓練日常,像是同為後防球員的戶川健太、富澤清太郎。

 

「不管是全體訓練,還是平常的狀態保持,我從這些前輩身上學到許多。還記得他們在場上對足球非常嚴肅的模樣。」

 

一柳提到,若球隊陣形出了什麼問題,他們會直接指出問題點,當對手犯規過頭時,也會直接對抗回去。想當然爾,若遇上對球隊不利的判罰時,一定會強硬抗議。2006年,Verdy首次降級J2,在Ramos瑠偉監督的帶領下,一柳把握住上場的機會,展現自己可以在這個舞台存活的能力,這樣的表現也引起當年日本代表隊教練團的關注。擔任U21世代國家隊監督的反町康治,決定將他放入2006年杜哈亞運代表隊名單裡。

 

「這時候的經歷,讓我開始相信,只要往正確的方向努力,人是有可能抓住機會的。」

 

 

第二回

代表隊、仙台、到處奔跑的足球人生

 

不一樣的世界-看見往更高舞台前進的條件與可能性

那年,日本足球剛經歷了06年世界杯的挫敗,盼望新監督伊維卡·奧西姆能建立出新一套的日本國家隊體制,21世紀初帶領新潟天鵝完成升格大業的反町康治,則是A代表隊教練團的一員,承接U世代國家隊組成的任務。

 

每次和一柳聊到反町教練,他總是沒兩句就會表達出他的感謝之意。

 

「真的很感謝反町監督當時選我,對我來說,那時的代表隊經歷是一輩子的寶物。」

 

攤開2006年日本亞運代表隊名單,可以看到許多熟悉的名字:

平山相太、青山敏弘、青山直晃、細貝萌、家長昭博....,還有2010年南非世界盃大放異彩的本田圭佑。

 

「代表隊的成員每個都很厲害,跟著他們一起競賽時,常常會有『這傢伙果然不一樣阿』的感覺。而那些令人感受到與眾不同的隊友,後來也真的前往世界舞台了。」

 

「原來在代表隊能看見的足球是這樣子阿。」

 

我們略微聊起了當年代表隊成員的話題,當然,本田是一定會談到的人物。

 

「他是個難相處的人嗎?(一副就是想挖甚麼八卦的臉)」

「不會,私底下人滿好的。那時就有一些他會成為厲害選手的跡象了。」

「是什麼部分?」

「有次競賽時我在禁區前防守滑鏟犯規,他來跟我說,禁區前的防守不用想說直接檔下來,只要讓他們(對手)別往中間走,拖慢逼他往邊路,久了就會慢下來,這樣危險的機率降低,我們的人也回來了。聽完只有一個想法:『這人竟然可以在這樣去理解競賽,真的厲害阿。』」

 

06年的杜哈亞運、07年的北京奧運資格賽第二輪,一柳這段期間都有入選過國家隊,從國家隊帶回不同以往的養分,繼續在日本職業足球舞台努力。2007年,東京Verdy在Ramos瑠偉的帶領下,成功升回J1,但在激烈的隊內競爭下,一柳出場機會有限。2008年,俱樂部收到那時還在J2的Vegalta仙台的租借合約,一柳決定到仙台一試,看能不能獲得更多出場機會。

 

難忘的一體感-Vegalta仙台

 

「那年的季前彷彿發生了一些事?....」

「是阿,那時真的是不懂事。」

 

季前球隊到宮崎移訓,一柳和幾位隊友在球隊放假時出去放鬆,過程發生將其他人車輛損傷的事件,在手倉森監督的交涉下,最後當事人沒有提出告訴,四人四個月減薪作為懲處。這件事打幾個關鍵字就可以查到,所以我在問的時候,關鍵字提都沒提,他就知道我在講哪件事。

 

「給許多人添了麻煩,說真的,若是因為這樣,被球隊開除也不驚奇,但當時的手倉森監督和俱樂部協助我處理,讓我可以繼續上場競賽。仙台的支持者們也同意不計前嫌地鼓舞我,受到許多人的關懷。現在回想起來,可能這時的我又有點自以為是了吧。」

 

「是說鼻子又變長?(因為前面講到天狗)」

 

「對,然後再被折一次。有時候會想說,假如沒有做這件事影響自己,是不是還有機會往上,像是再挑戰一次國家隊、踢出更好的表現。可是,假如沒有經歷這些,就不會有現在的我吧,無論好的壞的,都是我人生中寶貴的經歷。」

 

在仙台的三年,一柳和球隊一同完成升級J1的目標。直到現在,還是有一些仙台的老球迷會提到,那時候一柳擔任邊後衛時傳出的長吊球,對於空間和隊友的觀看掌握等等。

 

「去過許多地方,每個都讓人難忘,但Vegalta仙台有種難以言喻的一體感。不管是俱樂部、球員、職員還是支持者們,整個地方一起為了一個目標努力,那強烈的一體感令人印象深刻,能在那裡踢球,實在太好了。」

 

受到球隊照顧的一柳,似乎對仙台有著不一樣的感情,就算已經離開,只要有機會,還是會參加前隊友在仙台舉辦的足球公益活動,像是2019年、2020年都有參加宮城縣石巻市的足球教室活動。

 

2010年季後,一柳結束了東北足球之旅,轉到Fagiano岡山。一柳在岡山待了一年多,總共出賽33場。2012年季中收到杜哈亞運國家隊監督反町康治的邀請,用租借的形式來到松本山雅,看似有機會和恩師在續前緣,但球季結束後松本決定不簽約,原所屬的岡山也沒打算續約,一柳輾轉來到那時還在日本第三級JFL聯賽(那時還沒有J3)的FC琉球。

 

 

「我想,當年剛升上Verdy一線隊的自己一定沒想過,往後的足球生涯會這樣在泥濘中打滾前進吧。」

 

一柳今年在接受日本媒體採訪時,曾這麼說過。但他也知道,職業競技的世界,在簽下合約之前,什麼都有可能改變。今天球隊需要你,隔天假如有個人冒出來,或是談好一位新球員,你的位置就有可能被取代。有被給予時間競爭的人,還是比較好運的那一個。

 

始終存在的「差異感」、異國足球之旅啟程

 

「其實問過一些人,他們都說Verdy出來的選手,不管是到哪一隊,都能很快理解那支球隊要踢的足球,或是知道這球隊需要什麼,並找到自己的位置。」

 

「在個人養成上,Verdy真的出了許多好選手。嗯...我不知道其他人的狀況,但我每次到一個新球隊,一開始都會有點違和感。」

 

「違和感?」

 

「可能是Verdy的文化吧。這沒有甚麼好與不好,不過在Verdy的時候,球員們離開球場,基本上很少聯繫,私生活有重疊的並不多。當然,也有那種私交很深的朋友,但比較少有那種炒熱氣氛、提振士氣而一起做什麼的習慣。」

 

在Verdy,只要一到球場上,球員們就彷彿開啟了某個開關,為了贏球,全力面對每一件事,這或許是一柳能在不同球隊都能獲得上場機會的理由,也是形塑他在場外比較少主動和隊友搭話、看起來比較獨來獨往性格的原因。

 

2013年,JFL賽季結束後,通過J3證照申請的FC琉球,並沒有和一柳續約。成為自由身的一柳,在親友網絡的介紹下,決定去泰國繼續自己的足球生涯。在日本,大多數俱樂部的訓練基地都在郊區,為了移動方便,選手都會自己開車。過去都是以四輪代步的一柳,馬上前往有時得用兩輪移動的南方國度。

 

話說,現在在台中,可能有機會看到他騎車趴趴走。

(未完待續)

 

一柳夢吾
喜愛的台灣日常料理是傳統早餐店的飯糰。
但因為不能常吃炸物,常請店家做不加油條的飯糰。